比巴卜

大大泡泡糖(和附赠的贴纸)你值得拥有!
主要是黑晴明相关cp
车速高巴特更新速度慢
啾咪(⊙v⊙)

潜意识就……都换了sp

黑阿爸这个男人真是又贵又麻烦……可我还是爱他爱的死去活来5555


【夜青】人间清欢<一>

现代pa 富家子弟校霸叉×深藏不露还俗青

  天色渐渐暗了,路灯还没亮起来。
  今天是个晴天,空中没什么云,太阳落得又快,于是深蓝和金紫没较多久的劲,就胜负已定。
  月亮大概是躲了起来,于是青坊主断定,今天是个看星星的好日子。
  只不过他今天没什么心思看星星。
  背包里装着给老头子带的外卖,贴着脊背的那一块有些烫,隔着白色塑料盒和背包的布料传来的热度从他的脊柱中央同时向上下两边扩散开去,热得他手心出了汗。
  路过学校后街的某条破败小巷前,他就听到了远远传来的兴奋的起哄声,夹杂着拳头落在肉体上的闷响,还有几句脏话。
  又有傻逼打架,无聊。
  青坊主踢开脚边一块石子,扣紧了鸭舌帽,准备快步路过那里,以防惹上什么事。
  老头子馋那家灌汤包好久了,唠叨得他耳朵都起了茧子,赶紧拿回去堵住他的嘴,叫他不要再惦记了。
  然而现实总是这样,他越是不想惹上事,事就越要来找他。
  走到巷口的时候还是没忍住朝里面望了眼,然后就注意到了那个全程背靠墙站着,不说话也不动手的人。
  好像是平安中学的学生?染着那一头紫毛,是怎么逃过德育主任的纠缠的?青坊主顿了两秒,忽然想到口袋里的发圈,忽然明了:估计也是关系户吧。
  就在他即将走过巷口的时候,一直站着没动的人忽然朝他望了过来,突兀地“哎”了一声。
  于是正在动手的都停了下来,看热闹的也都静了下来。
  青坊主心道不好,抬起腿赶紧走,却还是慢了一步,被从巷子里闪出来的人抓住了背包带子。
  那个紫毛站得很深,目测估计从那过来得有十几米,他是怎么在短短两秒里跑过来的,难不成真是飞过来的?
  青坊主没有回头,而是低声说了句:“不关我事,放手。”
  紫毛听见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忽然对他的脸起了兴趣,于是咧着嘴痞笑到:“不放。”
  跟在后面探出头的几个小弟里有眼尖的,也跟着“哎”了一声,在被老大瞪了一眼以后,才放小了声音,扭头跟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这不是今天跟我们抢灌汤包的那个人吗,我说骚哥出来干嘛,原来是寻仇来了。”
  不知后面哪个二杆子脑子发热,听了这句话,竟然兴冲冲地喊了句“干他!”
  就在小弟们犹豫着要不要蜂拥而上先把人给围了的时候,紫毛忽然发话了:“都滚回去盯着人别给我跑了,还不赶紧滚!”
  青坊主明白了来龙去脉,转过身,却还是不肯抬头,只垂着头低声到:“先来后到,没有什么抢不抢。”
  “谁关心那破包子了。”紫毛还牵着他的背包带子,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
  就在青坊主还在疑惑他的目的时,紫毛先动了。
  紫毛先是袭向他的肚子,趁着他后退躲避的时候猛地一拽他的背包带子,劈手掀他的帽子。
  青坊主自然不能让他得逞,抬手一挡,往后退了几步,转身时顺势把背包脱了下来,往前一砸。
  希望那个塑料盒挺得住,扔的时候他如是想。
  紫毛接球一般接住了砸来的黑色物体,看清是什么后,“啧”了一声,饶有兴致地拎着那个包,挑眉看向对面的人,“不要了?”
  青坊主皱了皱眉,透过口罩和帽子的缝隙看了眼那个人。
  此时路灯还没有亮起来,天色昏暗,加上他视力不是很好,于是入眼的只有那一头招摇的紫毛。
  “还你可以,帽子摘下来看看。”紫毛勾着背包带子晃了晃,朝青坊主虚虚一扔。
  “不可能。”青坊主话音未落,已三两步扑到了紫毛面前,伸手就夺过了紫毛没抓稳的背包,却没料到紫毛不躲也不闪、任由他去抢的目的,竟然是他的帽子。
  紫毛抬起手,轻轻一勾,那顶黑色的鸭舌帽就飞了出去。
  入目的是一片耀眼的银色,在逐渐亮起来的橙色路灯下,被镀上了一层暖色的光。
  紫毛大概是第一次见到穿着平安中学校服的人里还有除自己以外染发的人,而且还留着过耳的短发……他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那个人跑的都没了影,他才回过神。
  地上只有那只黑色的鸭舌帽还在打转。
  “骚哥!他招了!”巷子里有人喊了两句,不见自家老大应声,于是探出脑袋来,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骚哥?”
  夜叉弯腰捡起那顶帽子倒扣在头上,又恢复了往日吊儿郎当的模样,大摇大摆地钻进了巷子。
  青坊主确认那人没有跟上来之后才停下脚步。
  路灯亮了,他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的稀碎雪花。
  脸边痒痒的,他一摸,才发觉头发已经散了下来,这才想起来,帽子刚刚落下了。
  算了,万一回去又遇上那个紫毛,肯定又要纠缠一番,改天重新买个吧。
  把背包背好,他有些烦躁地掏出口袋里的发圈,把散下来的头发拢好,扎在脑后。
  回去以后免不了老头子一顿唠叨,又是数落他回来晚了,又是数落他把帽子弄丢了,还数落他包子凉了。
  青坊主叹了口气,把点缀着胡萝卜和花生的包子夹到盘子里,拿去微波炉里热,又拿出茶叶罐子给老头子泡茶。
  “哎龟孙,少放点。”老头子有些心疼地看着他倒茶叶,念叨着“陈年的龙井就这么多了你还给我造败”,注意力又被电视里讲经的什么大师给吸引走了。
  青坊主在冰箱里挑挑捡捡,把能吃的拿出来,不能吃的扔进垃圾桶,又从柜子上找了把没被虫吃的挂面,凑合着给自己下了碗西红柿青菜面。
  微波炉响的时候老头子跑得比他还快,也不顾盘子烫,一溜烟地去,一溜烟地回。
  他还在捞面的时候,老头子在客厅大声问他要不要。
  然后被无情拒绝。
  他端着面进客厅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在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打饱嗝儿了。
  看着他不出声地吃面,老头子忽然开口:“阿青,师父知道你放不下,但是都过去了,想开点,啊。”
  青坊主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所谓的放下就是大开荤戒吃够这辈子没吃过的肉么”,然后低头继续吃面。
  吃完饭师兄来了个电话,说今晚不回来了,让他把不会做的题目留着明天再说。
  青坊主垂下了眼睫,低声说了句知道了。
  自从下了山,他们仨就落脚在了师兄以前住的房子里。
  师兄原来的工作单位听说他回来了,盛情邀请他回去工作,师兄想着家里那俩仿佛世外桃源出来的高人也不能顿顿都喝西北风,于是给师弟安排好学校以后,他就抛下空巢老头子去挣钱了。
  青坊主还记得他懂事了问师兄为什么上山来,师兄的回答是想要逃避为金钱忙得团团转的生活,他奔波了小半辈子了,想停下来歇一歇。
  而如今,他为了他们,又回到那种庸庸碌碌的生活当中去了。
  那些题从开学放到现在,他已经全部弄懂了,可师兄还没抽出时间回来一趟。
  明天就开始放寒假了,意味着他人生中第一个高中学期结束了。
  再过半个月就要过年了,意味着他要过不在山上的第一个年了。
  五个月的时间,除了和同学交流还稍微有些障碍之外,他已经能很好地融入山下的生活了。
  就是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青坊主早早躺上了床,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刚打算念几句静心咒,心口却像是被烙铁烫过了一般,蓦地疼了一下。
  既然答应过了,就不要再偷偷摸摸做这些了,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山上的那个他了。
  青坊主在心里默默念叨了几次,合上了眼,竟然很快就入睡了。
  “今天又干什么去了?”
  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摆放着几张桌子,麻将碰撞的声音与男人女人叫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不绝于耳。
  那个女人听见门响,只顾看了一眼,发现是一身脏兮兮校服的少年回来,只匆匆过问一句,便又投身于牌局之中。
  夜叉头上还扣着那顶黑色的鸭舌帽,像个幽灵一般飘上二楼,晃悠了一会儿,不知从哪找了个花瓶,看也不看就扔下了楼,发出“碰”地一声,大厅瞬间静了下来,男人们与女人们面面相觑,又抬头看扒在楼梯扶手上的少年。
  夜叉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他扫视着自己的成果,满意地拍了拍手,丢下一句“安静点老子要学习”,转身回了房,把门摔得震天响。
  刚刚问他话的女人见他关了门,立马用刺耳的声音招呼到:“不管他,我们继续,来来来。”
  等夜叉洗完澡出来,门外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他有些烦躁地套上衣服,抓起手机给人发了条短信,打算翻窗出去。
  目光落到桌上的鸭舌帽上,犹豫了一秒,还是抓起帽子扣上,打开窗户利落地翻了出去,抱着水管一路滑到底,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感觉博黑晴是来不了了我先来一发纯情校园液♂情算了

看这里,是【逛窑子前须知】耶

唠叨几句不成敬意快给我笑纳了!

jj那边还在龟速更新名字就不说了有缘自会相见

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宠我价值6666RMB的黑晴明大人偶尔也掺点别的提前说好是【彻彻底底的杂食】看文一定要冷静

以及不会再走惹哪怕更新速度是0.05迈心情是自由自在(什么鬼)

要是你们依然喜欢这个又短小又不精悍还邪教的我

那我给你一个大亲亲m——u——a

over


大大泡泡糖你值得拥有
让我先来一发博黑晴,之前all黑晴过段时间再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