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巴卜

今天黑阿爸是鸡儿疼呢还是菊发疼呢?
大大泡泡糖(和附赠的贴纸)你值得拥有!
主要是黑晴明相关cp,还有新宠蛇蛇,和还没宠起来的光光
车速高巴特更新速度慢
感谢泠泠的第一份打赏!
存车微博:鱼翻肚今天也要吐泡
啾咪(⊙v⊙)
bs:人和人之间的尊重是相互的,请共勉;泡泡糖的脾气是很爆的,望周知。

我再说一遍,魔道的臭傻逼不要关注我,不然把宁头拧下来塞进宁的批里去,谢谢


我去你妈的开屏,我再也不骂了,我这就卸载,告辞


我再也不是那个逢年过节就来宠爱你们的泡泡糖了


应基友要求,过几天回来更个茨狗

嘻嘻嘻,我有小浪叔了,搞他!

我回来溜达一下,在这个全世界都在大喊藕饼藕饼的时刻,我要声嘶力竭地喊出


老子tm想看荒川之主×小浪荒川之主!!!!有粮吗!!!!来日我(们少年叔)啊!!!!!!!


lof这个傻逼玩意又开始了又开始了傻逼开屏操你🐴


这个lo主已经死了,散了吧散了吧

【夜青】人间清欢<十>

沙雕空空空空沙雕沙雕是空空空空是沙雕


正文:

  青坊主皱着眉,望向身边正在摸索耳机线的人。

  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疾病,明明手里也有伞,却偏偏要跟自己打一把,明明说送自己来车站,最后却一起上了车,还要拉着自己坐在同一排。

  可自己好像也挺高兴的,可能是被传染了?

  想到这里,青坊主不自觉地板起了脸,不愿让旁人看出一丁点端倪。

  有什么好高兴的,夜叉他就是个烦人精,总能惹上一身麻烦,然后再用更麻烦的方式去解决,一点都不符合他们出家人的价值观……

  但和他坐在一起,心情就是会莫名地好起来,根本控制不住。

  青坊主有些烦躁地抓紧了座椅扶手。

  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

  “你听不听歌?”夜叉从背包里抓出一根白色的耳机线,只是象征性地问了句,就粗暴地往青坊主耳朵里塞。

  青坊主耳廓小,那个小小的硬物被夜叉翻来覆去地按了几次也没塞进去,反而弄得青坊主生了气,一把拍掉他的手,捂着耳朵转过头看窗外去了。

  这下夜叉也不敢听歌了,尴尬地坐在座椅上,开口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青坊主捂着通红的耳朵,胸腔里的心脏砰砰狂跳,藏在口罩里的嘴唇被自己咬得发白。

  那个人的手指好烫,就只摸了一下,他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

  这种烫,和会烫伤人的电热水壶的烫是不一样的。这种烫是从他的心底流出来的,沿着血管经脉,流遍四肢百骸。

  眼前忽然就闪过了医务室那次夜叉死不要脸给他暖手,还有那个雨夜两个人面对面相贴的画面。

  身边的这个人,会让他心跳加速。

  “阿青。”

  夜叉眼瞧着这快到站了,可青坊主却没有丝毫要动的迹象,他怕坐过站,只得开口提醒:“快到了,该下车了。”

  青坊主猛地回过神,竟也忘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被夜叉拽着校服袖子起身,跟着他走过空荡荡的车厢,来到了后门。

  夜叉手里拎着两个人的雨伞,背靠着扶手,另一只手仍抓着青坊主的袖子,眼睛眯在被打湿的额发里,痞痞的表情看上去玩世不恭极了。

  青坊主扶着另一边的扶手,轻轻抖了抖胳膊,要夜叉放手。

  可夜叉偏不,不但不,还变本加厉,滚烫干燥的手指顺着袖口往里钻,企图抓住青坊主的手指。他咧着嘴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

  青坊主甩着袖子躲,连另一只手也用上了,却怎么都掰不开那只烫人的手。

  就在两个人嬉戏打闹、气氛即将攀升到高潮的时候,公交一个急刹,到站了。

  夜叉随着惯性猛地往前一扑,结结实实地把青坊主扑在了扶手上,一头埋进他怀里。

  这一刻,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两个人一同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重合在一起的心跳声像是闷雷,震得人脑子发蒙。

  夜叉脑袋埋在青坊主肩上,脸贴着青坊主的脖颈,耳朵里净是青坊主细碎的头发。

  他斜瞄着对方白净的颈子,忽然热血上头猪油蒙心,凑过去,含住对方的喉结亲了口。

  “你干什么!”青坊主就像只炸了毛的猫,一把搡开了伏在自己身上的人。

  夜叉本想解释,可后退时却一脚踩空,恰好身后的车门打开,他“啪叽”摔了一身泥水。

  天已经黑透,车里也没有开灯,司机听见声音还以为是有人下了车,关上车门就启动了车子。

  隔着雨幕,透过不那么干净的车玻璃,夜叉看见青坊主那双浅色玻璃珠一般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寒冰。


我觉得茨木手办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