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咕咕猹

阴阳师同人杂食,什么都写啥车都开
目前处于码字倦怠期
过段时间可能跑去晋江为非作歹
加v失败,一个月后我们再战
努力把冷圈发扬光大
爱你们mua

不闭关了,闭关我也写不出稿子,还不如磕多多,唉多多真可爱,想抱起来扔出去(不是),要是我儿子也那么可爱就好了

想给多多养只猫,有没有啥名字给一个,要可爱的,比方1904之类的,救救我这个起名废吧

其实我不太想把这个东西挂出来,不过想了想还是给能看到的写文的小伙伴提个醒吧,大家要记住lof的违禁词库是实时更新的,所以要是莫名其妙封了你的文那就是你倒霉,是系统漏洞把你坑了,可千万别忘其他方面想啊都是系统的错,还有画手小伙伴也是,可能是系统忽然觉得你这个露肉多了之类的233333
说真的我不想为难客服,可是是lof用户体验极差为难我,如果我能给他们老板打电话我绝对打爆,不来为难客服小姐姐们

【荒目】回应

  多多死活不肯走,要留在一目连家睡,荒川伸手硬要抱他,却被一脚踹开:“你走!你自己走!”
  荒川鞋都换好了,尴尬地站在门口,看着多多抱着一目连的兔子玩偶跑进了卧室,砰一声甩上了门。
  “……算了,”荒川叹了口气,抬眼望向站在一旁喝果汁的一目连,抱歉到:“那麻烦你帮我照看一晚上,我明早来接他,然后……”
  一目连笑眯眯地看着他,咽下果汁时喉结滑动了两下,咕嘟一声。“不……留下?有客房。”
  荒川只与他对视了一秒,就转去盯着他放在鞋柜上的玻璃杯,小声支吾到:“不了,我去附近找个地方睡一觉……”
  “就好了”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他忽然被人抱住了。他身体一僵,低头看着抱住自己的人,似是在确认他是不是喝醉了。
  一目连也觉得自己醉了,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来?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明明一直在心底喊着自己不要靠过去不要靠过去,可他还是踮起了脚尖,亲了荒川一下。
  荒川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呆了,他愣愣地望着一目连近在咫尺的脸,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当他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该搂住他狠狠吻下去的时候,一目连已经后知后觉到自己做了什么,小声甩了句晚安,转身落荒而逃。
  钻进被子里的时候,搂着兔子的多多抛弃了兔子,转身抱住了一目连的腰,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他,哼唧了一声。
  听到关门的声音,一目连抱紧了多多,笑着朝他道晚安。
  多多睁开了眼,疑惑地盯着他:“高兴什么呀?”
  一目连想了一会儿,才回答到:“遇到了,喜欢的人。”
  荒川站在街口等绿灯的时候,简直恨得要死。
  当时就该顺着他的话留下来,找什么地方,客房不就是最好的地方吗?
  荒川艰难地在吹着有霉味空气的空调的单人标间的床上翻滚了一夜,被闹铃吵醒的时候还是很后悔。
  他以为六点了该起床去接多多了,然而电话那头响起的却是副院长的声音。
  八点多的时候还在睡的一目连接到了老陈的电话,老陈说院里有病人突发状况,荒川早早被叫去帮忙了,他想着一目连这会儿应该才醒,所以就这会儿才打的电话。
  天知道连老板一般都睡到两个小时以后才会去开店门。
  多多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大声嚷嚷:“我不要起床,瞌睡赶不走,我不要和你去上班,多多要睡觉呜呜呜……”
  一目连嗯了几句示意知道了,然后挂了电话搂住多多拍了拍背,一大一小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直到快十一点,多多才算是补完回笼觉,伸了个懒腰,吧嗒吧嗒嘴,抱住了一目连的胳膊蹭了两下,睁开了眼睛。
  一目连比他先醒了一会儿,正撑着下巴盯着他看。
  多多傻乎乎地舔了舔嘴角,眨巴了几下眼睛,忽然把手伸向一目连,一目连以为他要揪自己的睫毛,笑着往后躲,可多多的目标并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喉咙。
  一目连发现多多并不是要揪自己的睫毛后,就主动靠了过去,搂着多多的身子,用额头蹭他的脸,哑着声音问他:“怎么了?”
  多多用小小的手捂住了一目连的喉结,打了个哈欠,眯着双眼小声问他:“连连讲话,会痛吗?”
  一目连感受着轻轻扑在脸上的热气,心里忽然难受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但这份难过足以让他落下泪来。
  就好像他的痛苦终于有人能理解了,他不用再藏着掖着,一个人坚强地独自扛着了。
  父母知道他的事,所以在他好起来之前他们不许他说话;老陈知道他的事,所以问题都可以用点头摇头来回答;荒川不知道他的事,可也小心翼翼,甚至避开交流;只有多多在发现他讲话困难后,会用他的小手轻轻摸摸他的喉咙,问他讲话的时候会不会痛。
  “不会痛。”一目连抱紧了多多,笑着回答到。
  “骗人。”多多摸了摸一目连脑后的头发,对着阳光能看见一目连耳朵边上细细的金色茸毛,他伸手摸了摸,然后也将一目连的脑袋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脑勺,安抚到:“连连不要哭了,谁欺负你,我叫荒川打他!”
  原本一目连还挺感动的,但是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直接喊他,名字?”
  多多松开一目连的脑袋,低头看着他,老气横秋地说到:“当然是因为他混蛋啊。”
  一目连带着多多起床,多多自己穿好衣服裤子,站在洗手台前面蹦跶了半天,等一目连折腾完出来给他搬了个凳子让他站在上面洗脸刷牙时,他忽然指着旁边空出来的位置含糊了一句:“要在那里给多多安个小的。”
  一开始一目连都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直到多多蹦下凳子,搬着凳子跑掉之后,一目连才明白他说的什么。
  他看着洗手间空出的那一块地方,笑着摇摇头。小孩子是无心之言,可作为大人,他还是会多想。
  一目连带着多多到店里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门外的小黑板上贴满了今天的订单,一目连取下小黑板上的便签纸,发现空白便签纸快用完了,又从店里拿了一沓放在篮子里,顺便检查了笔还有没有水。
  一目连把便签按照取餐时间和种类排列好,用吸铁石粘在了厨房门上的小黑板上,然后又打开了空调和电脑,安顿好多多。
  老顾客都知道他的规矩,一般这个点不会来,毕竟就算来了也只能看着他工作,而且还会影响到他,而且订单上写的是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除非有紧急情况提前了,不然一目连绝不会提前动工。
  而且大家在考虑自己时间的同时也会照顾一目连,尽量把时间错开,以免他忙不过来。
  多多看了一会儿动画片就跑到厨房门口,问一目连自己能不能帮上忙,在得到一目连“需要帮忙,但不是现在”的肯定回答后,多多高兴地跑了回去,继续看他的动画片。
  然而多多没看一会儿就又噔噔噔跑到了厨房门口,一直盯着一目连。
  一目连正在切做水果夹心用的水果,见多多一直望着这边,就笑着冲多多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吃水果篮里的水果。
  多多捡了一个草莓放进嘴里,吃完以后又拿了一颗樱桃,再然后是蓝莓和桑葚……直到他把水果篮里所有能一口吃掉的水果全都尝了一遍以后,才抬头对一目连说:“草莓像连连,甜甜。”
  一目连愣了一下,捡起一个草莓放进嘴里,感觉好像是挺甜的,于是决定给水果店老板点个赞。
  多多又翻了旁边的篮子,从里面摸出个芒果,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来哪里能吃,还没出声喊一目连时,肚子先响了起来。
  一目连这才意识到,多多饿了。他平时不吃早饭习惯了,在店里饿了就随便扒块边角料填一下肚子,但是多多是小孩子,怎么能跟他一样?何况要是饿出毛病荒川还不得杀人了。
  于是一目连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弯下腰来问多多:“想吃什么?”
  多多茫然地看着他,仿佛不懂他的意思。
  荒川几乎没有假期,就算有了假期也只想在家窝着好好休息,所以从来没有带多多出去玩过。
  多多长这么大,没有去过游乐场,没有去过电影院,没有去过肯德基麦当劳,甚至连商场都没有逛过。他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医院,甚至待在医院的时间比待在家里还要长。
  荒川也不是没想过请保姆,可多多不喜欢被保姆带着,他宁愿自己在办公室玩一天,也不要被那些阿姨大妈带出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何况荒川担心保姆会欺负多多,就只好辛苦老陈了。
  多多跟着荒川,小时候喝奶粉,大一点了就吃营养米粉,到能吃饭了就荒川吃什么他也得吃什么,从来没有被考虑过能不能吃,吃了会不会拉肚子,或者能不能咬动这些问题。
  所以多多从没有去过面包店或者奶茶店这类地方,自然也不知道这些地方卖什么,甚至一目连门口的黑板上画着的图案他能认出来这个是面包,那个是甜甜圈,但也仅限于认出来,他并不会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看见图案就能联想到味道,因为他只在电脑手机上见过这些,知道名字,却从没有吃过。
  最后一目连决定煮碗西米露,然后做个小蛋糕给多多。
  冰箱里还有一些昨天的蛋糕皮,一目连把它拿出来先切好,又拿了淡奶油准备打点奶油,看见桌角装蛋挞皮的盒子,又想起问多多要不要吃蛋挞,在看见多多一脸迷茫后,一目连决定见了荒川的面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当水蜜桃蛋糕和芒果草莓西米露上桌以后,多多盯着看了半天,直到去取水果蛋挞的一目连回来,他还是捏着叉子犹豫不决。
  一目连觉得原因多半不是因为太好看了下不去手。“怎么、不吃?不是饿吗?”
  多多望着一目连,咽了一口口水,在一目连眼神的鼓励下,轻轻把叉子戳进了蛋糕里,然后叉起了一坨奶油,高兴地送进了嘴里。
  于是一目连就看着多多几乎吃光了蛋糕上面的奶油,然后面对着黄白相间的蛋糕不动了。
  一目连只觉得头皮发麻,杀荒川祭天的心都有了。多多的样子一看就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蛋糕,这可怜小家伙跟着荒川,简直比被虐待还惨。
  他再也看不下去,抄起另一把叉子,把蛋糕分解了,一口一口喂到多多嘴里,然后又拿勺子教多多怎么能不崩自己一身地喝西米露。
  后来多多又吃了两个黄桃蛋挞和一个菠萝蛋挞,彻底被撑到走不动,只能瘫在椅子上看动画片。
  一目连在厨房团团转,除了两点的时候和多多出去吃了个午饭,他一直忙到晚上七点半,把最后一单客人送走,才结束了这一天忙碌的工作。
  “好了,走吧。”一目连锁好门,牵起多多的小手,多多另一只手拎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目连给荒川做的小蛋糕。
  路灯把影子拖得很长,从后面看去就像是一对从幼儿园出来一块回家的父子一般。
  一目连回头看了看影子,又抬头对着路灯吹了口气,可虫子们并不受影响,仍然成群结队地往灯光下面冲。
  所谓岁月静好,不过也就是这样吧。
  “我觉得荒川不会喜欢这个。”稚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是多多在抗议。
  “为什么?”
  “因为他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他只会买他喜欢的回来吃。”
  “好,我们等会儿,教训他。”
  多多仰起脸对一目连笑了起来,大声回应到:“好!”

【连水仙】我的神明

总算把1904太太点了好久的梗写完了,跟流水账似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芒果和草莓之间的心(rou)灵(ti)博(hu)弈(dong)
总之开了个灵车,上车系好安全带千万不能中途下车不然我又要咕咕咕了
啊对了名字是随便起的,其实就是个现代车和一点点古代的流水账,根本没有看上去那么高大上

https://wx2.sinaimg.cn/mw1024/0071TOlPly1ftb3wdqpu6j30dg7pse81.jpg


https://wx2.sinaimg.cn/mw1024/0071TOlPly1ftb3wj9588j30dt7psb29.jpg

可能大家都不知道猹的叫声是什么样的,毕竟猹是鲁迅先生笔下的一种神奇的、整夜流窜在瓜地里的偷瓜生物,它的原型到底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这里我要声明一下,它不是獾,更不是野猪!说野猪那个你给我站住我要打人了!
然后我根据这几日自己的表现总结了一下,猹的叫声应该是:咕咕咕,咕咕咕
为什么这么说呢,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和平鸽,就是“和平时一样,鸽的彻底”和金针菇,就是“今天真是抱歉,要咕咕咕”,你们看看最近几天的我,明显就是这样嘛!
所以猹不是獾也不是野猪,猹就是猹,猹的叫声是咕咕咕
图是拿来凑数的外国鸽子,和猹没有关系

【黑白】在人间①

  “是妖怪吧,眼睛都是红的呢。”
  “也不知道他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娶的婆娘会生下这种怪物。”
  “这俩兄弟也怪可怜的,摊上这么个爹。”
  “快走快走,不要沾了霉运。”
  “怪物!怪物!离我远一点!”
  “他们是妖怪!我妈说不能和他们玩,不然会被他们拖到小巷子里吃掉!”
  “你还说你不是!你眼睛都是红色的!和我们不一样!妖怪!打死你!”
  ……
  “哥哥,我们真的是妖怪吗?”阿白抱着膝盖坐在床边,直勾勾地盯着角落里落了灰的香炉看,小声喃喃着。
  阿黑拧干了洗不净血迹的衣袍,抖了几下,搭在窗户纸被抠了许多洞的窗框上,然后在阿白身边坐下来,笑嘻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回答到:“我们怎么会是妖怪呢,你看我们和他们一样,都是人啊。”
  阿白扑进哥哥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偷偷在他衣服上蹭去眼泪,哽咽到:“那为什么他们都说我们眼睛是红色的,就是妖怪,还不让我去学堂,要打我……”
  阿黑轻轻抚着阿白散落在脑后的白发,咬了咬牙,低声安慰到:“他们都是瞎说的,你不要管。明天哥哥去学堂找先生,一定送你去上学,乖。”
  “嗯,哥哥最好了……”阿白破涕为笑,起身时用手揉眼睛,手肘不小心碰到了阿黑的胸口,他分明听见哥哥闷哼了一声,“哥哥,你怎么了!”
  阿黑不顾伤口,迅速起身,避开了阿白探过来的手,“我没事,你快睡觉吧,明天起来带你去学堂。”
  阿白原本的担心被最后一句冲淡,他满脑子都是明天就可以去上学了,于是将今天挨打的事忘了个干净,带着期待入睡了。
  夜深了,窗外的蛐蛐站在草叶上咕咕地叫着,不时有鸟掠过屋子上空,翅膀拍打的声音与虫鸣混合在一起,再加上窗框不时的吱呀声,一起钻入阿黑的耳朵。
  阿黑正借着不太明亮的月光处理自己的伤口。
  今天下午他带阿白去街口卖药材,卖完了以后打算买块糖糕给阿白,一个不留神阿白就不见了,他寻了半天,最后在一条僻静的巷子里找到了正被几个孩子围住的阿白。
  阿白因为红色双眼和天生的一头白发从小就受人欺负,又因为性子温和善良,总被人当成懦弱,于是欺凌变本加厉,只要阿黑不在,就会有小孩来逗阿白,然后借故动手。
  阿黑想也没想,冲上去拽开踩着阿白胳膊的孩子,紧紧把还在发抖的阿白护在了怀里。
  安慰了阿白几句后,他就与那几个孩子扭打在了一起,却不想坏心眼的小孩掏出原本打算剪阿白头发的剪刀,狠狠扎进了他的胸口。
  他一直一身黑衣,染了血也看不太出来,扶着阿白回家后被阿白质问是不是受了伤,就只好骗他是脸上的伤口流的血,一直到深夜才敢扒开衣服处理伤口。
  然而奇怪的是,回家前还在痛的胸口,却在回家后没一会儿就不疼了,原本该有伤口的地方也只是结了一层薄薄的痂,之前的血迹干在胸膛上,提醒着他受伤这件事并不是一场梦。
  阿黑在门槛上坐了好一会儿,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
  最终,他放弃了以他贫瘠的想象力去为这奇怪的事做出解释,合上了房门,打算上床睡觉。
  刚为阿白掖好被角,屋门口就传来了醉汉骂骂咧咧的声音:“都怪……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晦气、晦气!不然老子……也不至于……输光了!早该把你俩……把你俩……杀了喂猪!白送、嗝儿……白送都没人要……的怪物!”
  阿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那个赌鬼回来了,他赶紧摇醒了睡得正香的阿白,把迷迷糊糊的弟弟塞进床下,嘱咐他千万不要出来。
  门外喝醉了的男人一边打着酒嗝儿,一边破口大骂,不时还扑上去用力捶两下门,闹的附近几家邻居同时大声谴责他。
  男人拎起空酒壶照着最近一户的门砸去,大声回骂到:“老子……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轮得到你们……你们叽歪什么!都给我、闭嘴!”
  就在男人准备拾起地上的石块砸门时,门开了,一脸怒气的阿黑拽住男人脏兮兮的袖子,猛地把他拽入了屋内。
  “你能不能不丢人!”阿黑砰地关上门,瞪着踉跄几步扑倒在地的男人,七窍都要生了烟。
  男人刚准备爬起来打儿子,抬头时刚好看见了躲在床下抱着膝盖抽泣的阿白。他奇怪地笑了起来,呼着带着酒味儿臭熏熏的气,朝着阿白的方向爬去。
  阿白一见父亲朝着自己的方向爬,赶紧往外挪,却在即将爬出床底的那一刻,被男人抓住了发梢。
  男人抓着他的头发狠狠一拽,另一只手则抱住了阿白的腰,嘿嘿笑着把阿白往怀里搂。
  阿黑转身去关没合上的门,还没转头就听见了阿白的大叫,他转过身,却看到了阿白被拖回去的那一幕。
  那一瞬,阿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烈地跳动着,仿佛不再受他的控制,就快要跳出胸腔了一般。
  弟弟、弟弟……他的弟弟……
  阿黑几乎是立刻扑到了床边,一手抓住阿白挣扎的手,一手抵住了床沿,开始用力拽阿白,想把他尽早扯出那个恶魔的怀抱。
  阿白握紧了哥哥的手,另一只手抓住男人的下巴往上猛推,腿脚也用力地踢蹬着,可就是挣不脱。他不知道男人用了什么办法,牢牢困住了他。
  阿白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撕开,屁股正蹭在男人硬邦邦的衣服上,还有那只热乎乎的脏兮兮的手……
  “哥哥!哥哥救我!哥哥救救我……”他崩溃地哭出了声,仰头的时候撞在了床板凸出的一角上,昏了过去。
  阿黑感觉到心脏骤停,呼吸也困难了起来。
  几秒后,他才像是得到了供给,猛地吸了一口气,送开了阿白的手,双手抬住床沿,猛然发力,将床掀了过去,砸在男人的腿上。
  男人一声惨叫,送开了紧紧抱着阿白的手,蜷起身子抵抗疼痛,再也顾不上两个孩子想干什么。
  阿黑赶紧把阿白捡了回来,抱着他退到了屋子的另一角,远离那个该被称作父亲的男人。
  阿白醒了,一看是哥哥抱着自己,立刻抱紧了阿黑的脖子,低声呜咽不止。
  阿黑一边小声安慰着他,一边提防地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又突然扑过来。
  在俩兄弟的小声对话,以及男人痛苦的呻吟声中,屋子里渐渐安静下来。
  阿黑抱着阿白就快要睡着的时候,男人忽然用力砸了一下实木的床,低声咒骂到:“婊子不在了,婊子生的东西也他妈不让老子安生!”
  阿黑猛地就醒了。
  阿白也被惊醒,此刻正恐惧地看着他。
  那男人说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说他的弟弟和妈母亲。
  阿白感觉到自己被放到了地上,他连忙拽住阿黑的袖子,哀求到:“哥哥,哥哥不要理他,哥哥……”
  阿黑却像是没听到一般,拂下了他的手,低声叫他自己躲好。
  阿白看着哥哥捡起了地上的一根木棍,朝着男人走去。
  这自他记事起的这么多年来,只要那个男人打他,或者辱骂他们的母亲,哥哥就一定会动手。
  从一开始哥哥根本打不过那个男人,到后来跟他打成平手,再到现在勉强能打趴下他,按着他的头叫他道歉。
  阿白知道,这么多年来,哥哥唯一没有变的,是那颗一直想要守护他的心。
  男人被床压住了腿,又被阿黑用木棍卡住了脖子,他不得不低声下气地求饶,为自己刚刚说出口的恶毒的话,祈求“婊子生的东西”的原谅。
  阿黑听完他不知道第几次的忏悔,冷笑着甩开了棍子,转身要走。
  男人忽然抓住了他的脚踝。
  阿黑疑惑的扭头,以为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可下一秒,就天旋地转,后脑勺传来了痛感——他被男人拽倒了。
  男人拖过阿黑,抓起刚刚藏起来的棍子就是一顿乱砸,直到打得阿黑头破血流,彻底昏了过去,他才满意地放手,扔了棍子,推开阿黑,开始用力推床。
  阿白站在不远处,浑身颤抖地望着躺在地上像是死了一样的哥哥,还有那个就快要挣脱出来的男人,差点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自从男人发现他站在那里之后,每将床移动一些,就转过头来对他诡异地笑一下。
  阿白怕极了,可哥哥一动不动,根本不会理会他的求救。
  那个男人就快要出来了……
  阿白攒紧了衣角,忽然余光瞥到了角落里的香炉。
  就在男人费力地推动着床,想把脚拖出来的时候,阿黑醒了。
  阿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还没见到月光,头顶忽然被阴影遮挡住了。
  他刚认出那是阿白的影子,就听到了阿白低沉得可怕的声音:“那你去死吧。”
  “弟弟不要!”
  当阿黑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的时候,似乎一切都晚了。

新邪教,弈藻荒,各位客官了解一下

在这个傻逼ky遍地走的世界,只有本小仙猹还是一股清流

一些个人认为混圈需要知道的事情

共勉共勉

Apple:

lof很多同人作品,很多用户,很多太太。
有一些事情想说明白。
以下来自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亲身经历,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同意的话请私信我,谢谢。

1.关注之前一定要看简介。

2.不要在画手面前夸另一位画手,不要在文手面前夸另一位文手,不要在coser面前夸另一位coser。(其他职业也一样)

3.不要在一位太太的作品下谈论其他太太。

4.不喜欢吃一样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但请不要摆出一副很恶心的样子,尤其是在你对面还坐着一位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人的时候。吃粮同样如此。

5.不要脚贱去踩雷,伤了土地也伤了你。

6.你发现了一位和你在某个方面志趣相投的伙伴,你和ta很要好。但是某一天你突然发现在其他的某些方面你们的观念完全不符,如果你选择尊重ta的观点,我想你们可以继续很要好;如果你为了保持所谓的“志同道合”而偏要ta改变ta的观点来迎合你,我想再多的功夫也是徒劳。

7.粉丝或许是太太们产粮的动力,但绝不会是太太们产粮的根本原因。不要去要求太太去做一些你喜欢但他们不喜欢的事情,你没有这个权利,他们也没有这个义务。产什么粮,产多少粮,给谁产粮,都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8.我想没有一个太太不喜欢评论。如果喜欢,动一动你的小手指,留下一条评论,我想太太们会很开心的。伸手党也请克制一下自己。

9.做一个友好、受人尊敬的外交官。

10.对于文手来说,文章是他们智慧的结晶。每个他们塑造的角色,每个他们构思的故事,都是有意义的,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文章里。请尊重他们花下的笔墨与思想,尊重他们笔下的一草一木。

11.对于画手来说,每一幅作品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和情感。在我看来,说一些类似于“这个画得好像××”的话是极其不礼貌的行为,尤其是当太太们画的还是原创时,这种话就更显得无知。

12.不要觉得你自己有多厉害。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跳出那口井。你能做的只是一边在井里审视自己,一边想着如何跳到另外一口更大的井里去。

13.善于运用屏蔽、举报等功能。撕逼只会浪费时间和口舌。

14.每一个热爱ACG的小伙伴都是我们的家人。请善待他们,也请善待自己。

【破寮日常】狗黑(下。

你们要的狗黑下半截,我爆肝码出来了

前半截
https://weibo.com/6441007753/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

后半截

https://weibo.com/6441007753/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is_all=1
真是……一言难尽点记屁寄啊
啊对了这个系列还有一篇……类似于抹布的完结章……你们……你们自己心里懂就行